rurumayday


人类世界的主题反反复复
无非也就这么几个角度
我们也许都是小红
有时也是秋水
于是这又是一个白玫瑰和红玫瑰的故事。

与其说她等了他八年
不如说是她爱了他八年
从一开始
就快要比他自己还了解这个人了呢
你知道吗
有时候你以为的事
竟骗了你的心。

这么多年了
喜欢早已被消磨殆尽
但爱却一天比一天深。

别把自己的傻怪到缘分身上
缘分做错什么了你这样诋毁它。

假如我能活到80岁
那我人生的十分之一都是你
只差最后一步的时候
这一次我来选择。

我走了
我太累了
爱你也许是一辈子的事
但终有一日
和你分开的日子会比在一起的时光长
到了那时
我们拭目以待。

我最亲爱的你
愿你无病无痛
愿你平安喜乐
想要的都能不太费力的得到
回家时有人备了热汤和暖灯在等你。

从今日起
你的人生里再没有我
我的人生里也没有你。

爱你就像爱生命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如果有如果

其实对结婚的惯有流程有些鄙夷
想要的婚礼是
两个人找个喜欢的地方
只有父母和最亲的朋友
笑容灿烂的彼此约定
相爱相知相伴一生。

却在童年相知到如今的朋友的婚礼上
几次落泪
又一次感受到言语的匮乏
原来每一对爱人
走到结婚
都有不为外人道的艰辛和美好。

这一生啊
也许都喜欢了许多人
甚至爱过的也不止一个
然而是什么让我们决定组成一个家。

如果什么都不懂
那么机场和车站
是谁声嘶力竭
却又啜泣只问
如果不爱我
为什么要娶我。
又是谁紧紧拥抱
紧闭嘴唇哭泣
舍不得分离。

如果没有欢愉
如果没有苦痛
如果无欲无求
如果没有你
如果没有我。

在寻找一个出口
可连看书都是这样
以为自己这么幸运
能遇到你

应该是真的没有这样一个人吧
并不想寻找
并不想重复认识的过程
只遇到你
心贴着心
一起走下去
这么难吗?
是的 非常难。

你以为奇迹会发生在你身上?
别多想 你只是俗人一个
也会痛 会哭
如果是这样 可不可以快一点
再快一点 好起来
我其实也不知道脑袋都在想什么
可能太多了我无法分辨
只有不停地写 才能转移一些注意力吧。

如此奇怪的梦

凌晨三点醒来

现在又醒啦

迷迷糊糊分不清何时做的梦

第一个梦

梦里我自己去了医院

要做内脏穿刺检查

这是什么玩意儿...

一根长长的针从手腕一直刺到手肘内侧

医生说一周不要碰水 半个月就会结痂

我不停的擦着流出的脓水和不明固体

怎么还会有固体话说..

第二个梦
发小们的群

说豆豆要和李苗结婚了

突然自己和他们都在一个城市了

有个聚集的小地方

多多在机场工作时还上了电视

王琪婚礼准备只剩几天

这倒是事实...

其他人插科打诨聊着有的没的

好像记得的就这些了

估计大脑太活跃了

做了这么奇怪的梦 有必要记一下哈哈

明明盖上了冬天的棉被 一整个晚上还是好冷啊


那么那么遗憾

你至今仍以为 在一起的那些年 她并不爱你。
是啊 我何尝不是呢。

殊不知时过境迁 突然提起
当初哭着说很爱你的心 竟比什么都真。

我们当初第一次学着爱一个人
爱的太笨拙 以致你竟以为我没有爱过你吗?

抱歉伤了你的心 也伤了我的心
我好喜欢好喜欢你的
也以为你感受得到
然而竟没有吗?

我都觉得
我喜欢你的程度 已多过你喜欢我的。

很感谢你
不后悔遇到你
遗憾和你没有结局
谢谢你教会我爱
我现在很幸福
希望你也是

但怎么说起来 眼泪还是止不住呢。

#今天刚巧想过 你爱过一个人的话 就算分开了 爱并不会不见呢#
#原来这是真的啊 居然当天就印证了#

只会安慰别人
喜欢一个人
说到底是你自己的事啊。

抱歉啊我对爱的人总是直说
最近有点体会到你的心酸呢
可还是要说
他没给你为他难过的资格哦。

— 致自己和你

我真的好喜欢你呀

可是

你真的不喜欢我啊

争论时老是说不出话 事后懊恼“我当时怎么没这样说”的我(๑•ૅㅁ•๑)

身体难受的时候

心里也会难受

笑啊

你怎么没法像四个小时前一样笑了?